女色狼

2013-07-13 diary

在返乡的大巴上偶遇女色狼,你说我是该高兴呢,还是高兴呢,还是高兴呢?林墨含难得幽默,来篇谑文,权作消遣。

十三日离开长沙,先乘动车到洪都,然后换乘大巴,一路劳顿,好不消停。本来无事,无奈大巴邻座乃一好色妹子,我应该学习西门庆呢,还是当一次柳下惠,这的确是个问题。此妹子乃一女大学生,个不高,穿高跟凉鞋,微胖,肤色白净,着一条超短裤,脸着淡妆,一对假睫毛好不自然。妹子上车时,我正坐在车上看着一本名叫《乌合之众》的研究群体心理学的著作。妹子在我身边很安静地坐下,捋了捋半长的秀发,然后从包里取出一本书来,也翻阅了起来,用眼瞟了一下书的封面,封面上赫然写着:《重口味心理学》。林墨含心想,此乃缘分中的缘分,何不上前搭讪,然本人好色,虽达不到柳下惠同志“坐怀不乱”的境界,但却有一般君子之定力,故仍只顾看书,偶尔瞥一下妹子白净的大腿。车开了,妹子开始闭目养神,原本闭上的双腿分开,右腿往我这边靠。只觉妹子白净的小腿紧贴在我的小腿上。需要说明的是,这天我穿的是一件中裤,而且小腿上的毛繁盛。车没开时便发觉妹子老把眼睛盯向我的小腿,看得我都不好意思了。妹子的腿就这样贴上来,大热天的,虽说车里开了空调,还是感觉小腿局部温度偏高。无奈只得将腿挪向里边。妹子睁开眼,打了一通电话,便又闭目养神起来。腿又很快靠了过来,还不停磨蹭,一条白净的丰满的小腿就这样借着天然的动物皮毛“洗刷刷洗刷刷”。我想躲开,无奈已无空间,说实话,那感觉也倒不错,所以便不再反抗,一边享受着陌生女子的亲密接触,一边用手机玩起了游戏。妹子间或地睁眼观察,我用眼睛的余光看在眼里乐在心里。后来妹子不知是真睡还是假睡,头贴上了我的肩膀,而伊人白净的多肉的胳膊也跟我的胳膊紧紧相贴。她的大腿也紧贴着我,只可惜我的大腿被裤子遮住,无法感受她的温情盛意,实乃憾事。突然起了生理反应,我真怕自己控制不住,便用了点力把妹子推开了。妹子醒了,不高兴的样子,而腿还是在我的腿毛上游离,居然还不断给我使眼色。我已基本断定此女乃女色狼,有那么一刻想借机占点便宜,然在最关键的时刻,君子的定力压制住了小人的邪恶。到站后匆忙下车,发现妹子的眼神有点怪。妹子的站在下一站,于是在夜色中目送着大巴离去。前方没有激情,只有苍老的故乡和静谧的小镇接纳异乡人的归来。



林墨含 2013年7月17日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