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关风月

2013-06-19 diary

酷暑时节,长沙的高温天气将外面的世界营造成免费桑拿,消受不了,于是怀念起大连半岛的凉夏来。大连的夏天很舒服,徐徐的风,空气湿度也不大,的确很适宜居住。然一切已成为过去,人必须尊重自己的选择,今夜,我仍在岳麓山下写诗。

上博客的时候,喜欢翻看博客上的留言,有博友们的问候,有无聊人的闲语,还有打广告的,当然最多的还是小姑娘们的留言,时而抱怨,时而关怀,时而碎碎念,真好。

跟我一起混的小伙,开始步入爱情的殿堂,或许真如那次导师在饭桌上所言,那伙计很快便能结束单身,而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那次导师喝得有点多,说了一大堆的话,还当着实验室众人的面好生夸奖了我一番。不知谁告诉他我在写诗,导师叫我继续发扬自己的长处,说他年轻的时候也写诗,还开玩笑说答辩的时候只要写几首诗便让我毕业。第一次发现导师这么风趣,这样的感觉也是不错的。

心中还是有太多放不下的东西,一些杂念,一些幻想,一些胆怯,一些希冀和野心。还没遇见那个能让我打开心扉去追求的女子,还没实现自己儿时曼妙且远大的理想,还没真正认识和战胜自己。太多的时候,只是选择了逃避,选择了无所事事。搞着尚无头绪的科研,写着或深或浅的诗歌,读着晦涩难懂的思想专著,还在替古人担忧,在自以为是的傲慢里,继续着一个人的踽踽独行。继续念叨:明天,你好!


林墨含
2013年6月19日 长沙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