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

2012-02-02 diary

二月了,刚晴了两日,天便又下起了雨。在南中国,雨是常见的,常见的让人不得不多准备几把雨伞。正月初八,二姑家的表哥结婚,婚礼和酒席在家里搞,按习俗,从初七到初九连闹三天。初七晚上刚要躺下,表兄打来电话说是要我过去“压床”。以前听过“压床”,在许多地方的婚俗中“压床”是必不可少的,只是具体细节各地略有差异。那天晚上,新郎、小表哥、堂兄和我四个大男生挤在婚床上睡。按理说“压床”一般要请童子,但四个人中也只有我还是处,于是颇觉任务之艰巨。婚床是张挺大的席梦思,新床、新被褥、新枕头,就连照明的灯都是新的。床很舒服,比起我一直睡的硬板床要强出不少,但四个大男生躺着睡的确很是挤人。晚上基本上没怎么睡,第二天一大早便起来了。初八那天,老妹去接新娘,而我则第一次为别人的婚礼操劳。帮忙摆桌椅,帮忙贴对联,帮忙派发烟酒。二十几岁是令人尴尬的年纪,春节期间亲戚们跟我谈的最多便是终身大事和工作学习的事情。“有没有谈女朋友”,“什么时候带女孩回家”……一大堆的问题搞得我既厌烦又幸福。二十几岁,没有人再把你当小孩看,母亲会试探你情感方面的事,父亲则会举出N多个强人的例子激励你努力学习工作挣大钱。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当你说钱有什么用时,连少有文化的母亲都会用“钱不是万能的,而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来反驳。看着那些小时候认识的男男女女一个个成家立业、娶妻生子,二十几岁,你不得不思考自己的未来。二十几岁,你会很小心地说出“浪迹天涯”这个词,大多数时候这个词会让你觉得遥不可及,就如儿时的梦那样,成为不存在的过去了的过去。

前些天接到一个从天津打来的电话,是李文的微博助理打来的,询问寄出的书是否收到,实在让人感动。这才想起从大连回家前收到的快递,是天津天士力制药集团的李文总经理寄来的,一本他写的书《企业管理项目化》。玩新浪微博的好处有很多,拿各种奖品算是一个,之前收到微软中国送的限量版无线鼠标,这次又收到李文送的书籍,有时候真的怀疑自己的人品太好。书没来的及看,回家时便放在行李箱中,寻思着假期能看上几眼,这才发现假期是看不了什么书的。近几天把书翻了一遍,感觉管理方面的书看起来的确很是费力。我是工科出身的,对文艺有点兴趣,但对管理却一直是望而却步。我的性格不适合从事管理方面的工作,我的胆识也不适合凌驾于众人之上。但这本书还是给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项目化并不是什么神秘的东西,它只是将社会化分工用项目的形式整合在一起,实现企业的现代化管理,也为企业的发展奠定了人力资源基础。书中有很多的事例,都是天士力在实行管理项目化过程中的实例,有成功的案例,也有失败的案例,让外行的我也从中学到不少的道理和知识。还是那样认为:书是好东西,多读些书绝对没有坏处。

假期里连上网都觉得无聊,大多数的夜只是在陪老妹看电视剧中度过。《步步惊心》、《宫》、《吸血鬼日记》,感觉现在的穿越剧太多,自从《寻秦记》开了先河,中国的穿越剧便一直层出不穷,记得去年夏天有人让我写小说要求要有穿越情节,小说一直没写,一是时间不够,再则能力尚缺。不爱看电视剧,所以对明星不太熟,比如经常把安以轩、张娜拉跟张韶涵混淆。《宫》实在不好看,杨幂的演技也不咋地;《步步惊心》还行,看了三十多集。这两部戏电视里也是有的,而且很是泛滥,这边四爷正跟若曦搞着暧昧,那边四爷又跟晴川抱在一起,但老妹讨厌广告喜欢N集连播,只能拿家里的台式机看了。《步步惊心》故事一般,但演员演技确实不错,喜欢十阿哥被皇帝指定妻子那集,一个在古代的现代人,却要开始过着认命的生活。戏里若曦的那几句旁白,让我思考了很久,说的更贴切些是让我有很大的触动:不管怎么说,这还是一个凭借能力拼搏的时代,林墨含,加油!

学校的案头有一本韩寒的小说《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书是在亚马逊购书时送的,写的不怎么样,没能看完。看过的韩寒的书不多,记忆中只有少年时代看过的《三重门》。韩寒的杂文倒读过不少,都是在他的新浪博客上看的,为文犀利,很有思想和见解,这也便是我欣赏韩寒的原因。近日,韩寒被推上浪头,被指博文造假炒作,据说就要诉诸司法。那个把政府和这个国家的司法批得狗血淋头的民主斗士现在也只能寄希望于这个国家的司法来讨回公道。这个世界太复杂,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今天想看看几位常联系的博友,却发现没有访问权限,不知是网易系统的原因还是其他缘故,只是突然感觉不是滋味。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谈谈琐事,谈谈生活,谈谈不远的明天。


©林墨含
2012年2月 于赣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