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

2011-08-13 diary

行走在八月的大连,行走在立秋之后,行走在遥远的梦中。娟说,她眼中的世界我已不记得是必须的,八年了,我们都变了很多。一切都在时刻变化着,那些曾经幻想着一成不变的人和事,便在转眼间彻底蜕变。其实我们都没变的,你还是那么美好,我还是这么缄默。娟是我少有的几个女性朋友之一,是我的初中同桌,她喜欢我写的诗,一直称我为“诗人”。我不是诗人,因为真正的诗人应该大气、应该站在整个人类的高度,而我却总是在意着小我的世界。她说我应该是诗人,在她看来所有不爱说话的人都拥有诗人的特质。那个时候,天空总是很蓝,少年一直在追着他的风,身旁总有一朵羞涩的水莲静静绽放。今天是娟的生日,用手机发了一则简单的祝福:生日快乐,长大了,美好的姑娘!

写这篇日志时,室友正在打着电话。刚打几句,便破口大骂,接着便把电话挂了,摔书、摔手机、差点连笔记本电脑也摔了。后来才知道是跟他妈打电话,于是不觉心里乱打着寒颤。不只是寒颤,应该是心酸的。这哥们人品不怎么好,脾气也是差的要命,虽然是农村来的,但也能看出是娇生惯养出来的。我见过他的父亲,跟我父亲一样长得憨厚老实,一看便是最淳朴的农民,他父亲在他面前总是唯唯诺诺的,就像下属见了威严的上司。先前不知事,跟这哥们走的挺近的,没多久便感觉受不了了,从不跟人计较的我,竟也确确实实跟他干了两仗。到后来只能划好界限,小心为妙。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很过分,看着他一个人去吃饭、一个人去上课,心里还是有些愧疚的,但一瞅见他到处随地吐痰的恶心样,便又坚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我不是圣贤,无法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我不知道电话的那头,他的母亲会是何种的表情,但我分明看见了一位流着泪的、心痛欲绝的母亲。以前不懂事,经常惹老妈生气,有几次当着我的面,老妈流下了泪水,看着哭得像泪人儿似的母亲,我感觉她像个孩子,一个受伤的孩子,而自己的心也便凉了下来,愧疚难安。我不会像这个哥们那样没良心的大骂自己的母亲,不是不会更确切点应该是不敢和不忍,我不忍像那样去伤害那位生我养我的女人,如果我那样做了,我会一辈子难安。

在我的心里,老妈是坚强而又脆弱的。小的时候,家里的状况不怎么好,正是母亲的勤劳勇敢才使家境渐渐好转,如今母亲已完成了她几十年来最大的心愿:供出两个大学生。而今我和老妹快大学毕业了,老妈却说她的心愿还没有结束,她还要攒钱,要攒够钱帮我娶老婆,她还给他们老两口买了保险和社保,说以后不要为他们担心,叫我好好过自己的日子。我笑着说,现在娶老婆要那么多钱,靠你这样攒,能够吗?于是便又看见母亲脸上淡淡的伤郁。多少年了,老妈总是说,只要你们兄妹俩好过,爸妈便知足了。家在农村,父母只是做着小本的生意,所以赚钱是不易的,二十年了为了自己的孩子他们付出了多少!

在外地上大学时,每每放假便要早早地回去,原因很简单,想家是一部分,还有一点便是跟家人一起享用老爸烧的饭菜。我知道,我们兄妹不在家时,老爸和老妈都不舍得吃,经常是青菜度日,搞一次梅菜猪肉便要吃上好些时日。我和老妹回家,老爸便施展着拿手的厨艺,糖醋排骨、清蒸土鸡、红烧狮子头,一家人品着美味,那时候总是觉得这便是人生最大的幸福。这个暑假没能回去,老妹在赣州离家近,于是便叫她多少要回家呆上几天,她照做了,不过还真只是几天,连十天都不到。老妹长大了,把哥当弟看。

曾经许诺要每个星期给老妈打个电话,不过总是忘了,或是不想打,因为不想老听见老妈没完没了的一成不变的唠叨。第一句总是“吃饭了吗”,第二句“你那天气怎么样啊”,第三句“有没有变胖啊,要多吃点”。其实对于大连的天气,老妈是比我明白的,以前看天气预报她总只是看江西台的,我上大学之后,她便连中央台的也看了,那么长的天气预报,她感兴趣的便只是最后的那栏字幕形式上升的“其他主要城市天气预报”,千里之外的大连的天气变化也会叫她寝食难安。有一次很晚了,老妈打来电话,说是大连明天很冷,要多穿点衣服,我忙说“不冷”,老妈回了一句“零下十七八度还不冷啊”,我顿时无话可说。再有一次,在上晚课,老妈打来电话,我挂了,没过几秒又打来了,我又挂了,接连好几次,于是便赌气的把手机关了,而且一关便是一个晚上。第二天一开机,妹妹以及我的几个好朋友都打来电话询问发生了什么事,说是老妈打我的电话没打通,整整着急了一个晚上。后来老妈说她是担心坏了,她甚至翻出了学院领导的电话,差点就打过去了。从那以后都是我往家里打电话,老妈再不敢打了,她怕我再玩失踪。还有一次很久没打电话回去,老妈来电话,我很傻比的问“有什么事啊”,老妈顿了顿说“没什么事,只是想你了,想听听你的声音,和你说一说话”,我当时被感动的泪流满面,心里内疚的恨不得一头撞死。

总觉得对不起老妈,这些年来让她失望不少。她希望自己的孩子比其他人优秀,而且这并不是奢侈的想法,因为在她看来自己的孩子永远的最棒的。以前总不习惯老妈在他人面前唠叨,说自己的孩子这样那样。现在不同了,一有小点的成就便迫不及待地向老妈说去,让她去别人面前炫耀吧,满足她那单纯得可怜的虚荣心。很久没有看到老妈了,大半年了,老妈说了要跟我视频聊天,但不是电脑坏了便是QQ号丢了。

不要离家太远,当初老妈甚至动用阿婆来说服我,可是我还是执拗的选择了远方,选择了比老妈眼里最远的地方还要远的地方。本打算今后在北方发展,如今懂事了,便只能放弃当初的想法。母亲说,她会一直呆在那个生她养她的小镇,她说她晕车不能远行,她说自己的儿子不要走的太远、女儿不要嫁得太远。傻傻的母亲,她似乎忘了这世界上还有飞机火车。我拗她不赢,便只能尽己所能,因为她是我的母亲,是生我的那个女人。妈,听着,不许说那些你过你的、我过我的那样的话,我们会一直在一起。

一直在寻找世界上最好的那个女人,后来才知道那个女人已经嫁给了我的爸爸。一个星期又过去了,给老妈打电话去。好久没有给老妈捶背了。


©林墨含
2011年8月13日于大连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