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与责任

2011-01-10 diary

到家了,再一次感受家的温馨,再一次感受岁月的无情。祖父母、外祖父母更加年迈了,爷爷越来越拱的后背,奶奶额头越来越深的皱纹,一切都好像在诠释着什么。

曾跟延谈到青春,在我感叹青春所剩无多时,延告诉我,人过二十,剩下的只有责任了。当时没有多大感触,但现在想来的确是正中下怀的。责任,不光是对家的责任,还有对自己的责任。小轩终是长大了,要知道照顾自己,要学会孝敬长辈,N年后还要娶妻生子,要学会照顾妻儿,还要学会尽职敬业。人生是由许多责任构成的,每一份责任都代表着一份爱。

总是在追求完美,总是在回首过去和祈望未来。现在,在人生奔三的路上,还会有许多的无奈,还会有许多的失落,这就意味着还要经历许多的坎坷,还要付出许多的汗水。从长大走向成熟,在人生的每一次感受中,学会如何去爱,如何去实现死的无悔。

在从上海回家的颠簸的客车上,又是延成为寂寞星空下温存的慰藉,在那个晚上,在短信里,我们谈到了死。正如我说的那样,我们所有尚存于世的生灵,都没有权利去谈论死。生与死从来就不是对立的,生不是开始,死也绝非结束,生死之间在冥迷中成为统一体。我不是纯粹的唯物主义者,也不是单纯的唯心主义者,在物质的世界中,意识并不是附属。所以,我相信死,相信死的意识,相信生命真正的存在意图。

死也是一份责任,每一个生命个体都必须担当。


©林墨含
2011年1月于江西抚州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