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1日的流水账

2010-11-11 diary

又一个光棍节,而对于我来说,这又的确是彻彻底底的光棍节了。

早上醒来,用手机上微博,新浪送来份大礼:苍老师开通微博了。我用秒杀的速度关注了空姐,据说今天是苍姐的生日,心里有种冥冥的慰藉。

我不是井空的追随者,但说实话这位异国的女星确实给了我们这些中国的颓废青年太多的教育,不光是sex,还有如何做人。苍老师德艺双馨,这或许便是她深受中国男青年追捧的原因吧,这一点国内的女星是了差不少。所以一个上午粉丝量便破了四万,可以理解。
井空小姐的爱情动作片确实不错,我看的并不多,记忆中只有一部,而且是打了马赛克的。估计是笔者年纪尚小,而空姐已转正多年,所以错过了不少精湛的片子。看了苍老师才能体会,为什么那么多的单身哥们都把香槟献给了她。

我向来是反对低俗的,曾经一个劲地批判小沈阳,也曾一度批判马诺、闫凤娇、凤姐。而面对岛国的爱情动作影星,我却批评不起来。这是何种原委,却道不出所以然来。只知道那些影星伴我度过了人生最懵懂的日子,或许这也便是我们这个民族最可悲的一部分。
我曾质问:难道这是西方社会的和平演变吗?不,不是。它没有成为一种消磨共产主义毅志的文化,没有成为这个民族价值观的一部分。这只是一种欲望的消磨形式,一种对梦的幻想,以及对人的原始本质的回归。

很显然,当我们看到《让高贵在胯下凋零》中那位从油画中走出的高贵的女神遥,我们的第一感受绝不是嘴馋和邪想,而是一种心酸,一份朦胧,以及自我的迷失。随着进度条的延伸,欲望赤裸裸的展现在我们面前,喝香槟的女神,“吆妹得”的女神,这是人性的回归。

很多东西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恶、那么肮脏。还性以本然,还民主以自然,这才是我们必须思考的。自由和民主并不是西方的迷魂药,而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本然,是人类通向理想联邦的必经之路。所以说起苏联的解体,将其原因归结于苏共对西方“和平演变”采取的消极作用是不正确的。

上午上了两节自习,接着又去综合楼听化工原理课,老头讲课的水准还是那么糟糕,当然出勤也还是那么不堪入目。老头挺和蔼,从不点名,考试还给总结。其实他讲课挺好的,只是发散性太强,东扯西扯,说话有种催眠的功效,爱讲英语,公然向外国语学院挑战。我挺佩服自己的耐力,竟然跟着老头的思路将各种蒸发器研究了个遍。老头的那个板书被硬生生地挤进了大脑里。今天是光棍节,应该快乐地生活,party是开不了了,所以为了提防胡思乱想,笔者决定用科学的力量武装自己。

天公总是不“做媒”,也不作美。刚在人满为患的二食堂吃完午饭,天便风雨大作,灰蒙蒙的一片,起先还以为是沙尘暴或者暴雪,走进去才承认那是雨。雨很疾,六七级的阵风狂扫,吹起一堆堆黄灿灿的银杏叶,朝人毫不松软地袭来,实乃壮哉!我被风雨夹击着,支撑着瘦弱的身躯在其中抗衡。我向来是喜欢淋雨的,一种毫无理由的喜欢。雨能让我想起许多,而更多的东西则随之忘却,记起的是曾经拥有的,而忘却了的则是此时此刻的真实存在。在雨中,我自认为是尼采、是康德、是福柯,其实只是一个疯子。

疯子就样走在初冬的大连的雨中,就这样走在2010年的光棍节。

昨天还跟室友商量如何过节。我的方案是买十一根火腿,早上三根,中午四根,晚上三根,另外一根留当夜宵。此话一出,全体哗然,后来才知道自己是如何的傻比。现在想来,自己是很久没吃康师傅泡面和双汇Q趣了,物价涨了,小日子真不好过啊!上月CPI涨了四个百分点,创下二十五个月新高。据说现在是要进入全球通胀期了,所以笔者没有埋怨老国的意思。央行说了超发RMB很“正常”,中国尚未进入通胀期。我不知道央行的官员都是干什么吃的,周小川不应该是没脑子的老大。央行除了印钞票、提高准备金、加息,还能干些什么!

本打算去乘11路公交的,可惜天气确实不允许。大连这鬼天气,真叫人受不了。于是只能宅在寝室里,看看书,听听音乐,复习下功课。
寝室是靠阴面的,六人间的房间很是宽敞,但却只有一个小得可怜的暖气片,加上一排的大窗户,真个把人给冻死。不过再艰苦这日子还得照过。装上小毛衣,该干嘛干嘛。

晚饭完毕后照样在寝室呆着,以一种不变的姿势图腾,室友说我坐在椅子上思考时与英国的那位霍金先生神似。我的想法是,不是神似,而便是那位了。每个人都是霍金,在他思考整个宇宙时。我也在思考宇宙,思考整个人类,外加一位从不曾存在的女子。

重新翻了下小波的杂文集《沉默的大多数》,又有了不少的感触,黑色幽默,不只是感动。突然有种想读《黄金时代》的冲动,可惜这书早不在案头了。记得是借给一位MM了,当时的想法很不纯,但结果是她不是清扬,我也并非王二,书至今未还,不知为何。读完王小波便又看起了朱程理学。“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看了很久,还是不懂,像念经一样,而这本便是儒经,真为古时的知识分子捏了把汗。小波走了,而晓波尚在。读晓波时,心抱不平,“全盘西化”并不是晓波的初衷,这位北师大的高材生兼师表,这位曾经轰动中国文坛的作家,为了心中不灭的信仰,在民主的道路上践行着一位民主斗士的承诺。在践行的过程中,几次深陷囹圄,仍未改其本色,一个人就这样在中国的首都用笔和口,伐诛一切的压迫与高压。老侠疯了,在民主的问题上走火入魔,于是那些疯言疯语成了最有力的罪证。和平奖送上门来,但这不是他想要的,他不是喇嘛,只是一个正立着的中国公民。

光棍节就这样过去了。带来的只是一大堆似理非理的感悟,还有两眼的疲劳,眼睛估计要突破六百度了。人啊,好好爱护心灵的窗户吧!

有朋友问我:“你爷们一个,为什么跟小女生似的,写那么多无痛呻吟的博文?”我觉的这很正常,一个不打游戏、不打篮球、不看NBA、不玩三国杀、又不喜欢睡懒觉的男生,便只能博览全书,便只能借书法来消磨青春、借文字来聊以自慰。

这篇文字的确很糟,真达到了流水账的境界。人生便是流水账,我们一直在亏欠,一直在赊本…


©林墨含
2010年11月 于大连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