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的家乡都在沦陷

2014-05-16 criticism

故乡终于成为再也回不去的地方,不是地理上的无法抵达,而是再也回不去那个理想家园。

读熊培云的《重新发现社会》,然后很自然地喜欢上这位江西老乡,待到读《一个村庄里的中国》,一种亲切感袭来。《一个村庄里的中国》以熊培云的家乡小堡村为主体,并由此延伸出整个中国农村所经历的改革变迁与面临的现状。“每个人的家乡都在沦陷”,在前言中熊培云不止一次地提及,熊培云的小堡村在沦陷,我那同在江西穷乡僻壤的故乡也在沦陷。

总是喜欢在文字里回忆儿时的故乡,而如今当有朋友说想去我的家乡看看,我总是这样很坚定地回应:没什么看头。真的没什么看头了,不是么?小时候的故乡是美的,小河里的水很丰很干净,春天的果园、夏日的树林是最喜欢的去处,路上的车很少没有扬尘,马路两旁的梧桐树也还在。可是现在不同了,虽然生活水平提高了,虽然小洋楼到处都是,但可爱的故乡终究只能算面目全非。河道越来越窄再没有人在河里洗澡,清静的果园和树林被城建搞得再无法拯救,到处的新房在建扬沙不断,老街两边的大梧桐树早不知去向只剩新建大道旁手腕粗的小树零星点缀几丝绿意。故乡沦陷了,就像童年早已沦陷一样,所有的美好无一幸免,即便是故乡的人也已经沦陷,陌生的依旧陌生,年壮的已经老去。故乡终于成为再也回不去的地方,不是地理上的无法抵达,而是再也回不去那个理想家园。

故乡的沦陷是对于我们这些游子而言的,在故乡一直生活的人是很少有这种感受的。常年在外,对故乡的认识还停留在孩提时代,来不及去熟悉和适应故乡的变化,只是固执的觉得故乡应该是以前的那个样子,应该是孩子眼光中的那个样子。后来我又这样认为,倘若我的家乡一成不变,河流、树林和梧桐树依旧,我的家乡还是要注定沦陷的,因为我已不再是一个孩子,我再也不会像儿时那样无所事事地在果园和树林撒野,再也不会和小姑娘一起在小河里洗澡。无法适应变化了的故乡,无法忘怀逝去了的岁月,所以注定要收获故乡沦陷的失落,注定要躺在故乡新春的床上失去故乡。人总是太过固执,固执到需要让这个世界来顺从自己,所以失去是必然的,甚至还未得到便早已失去。


©林墨含 All rights received. www.linmohan.com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