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价的政治

2014-05-11 criticism

当一首流传已久的歌谣突然消亡
我喜欢黑夜中的一张张面孔
毛细管充血,善良直面大地
原谅女人的子宫
在逃离故土的日子里
活着比死亡更充满偶然

——林墨含《政治遗嘱》

或许每一个少年都曾有过政治梦,每个男人都或多或少的需要一些政治细胞,然而不能不承认,在这个时代,政治已变得廉价。政治不再成为一种品质,而是沦落为一种手段。告别了年少时期的伟大志向,在青年时代生活的重负之下,政治热情退化,只是偶尔瞟几眼新闻,贪官和腐朽的统治仍在这个国度肆虐。公务员的福利制度终于要同社保接轨,事业单位享受的隐性特权被一点点拆分,这是可喜的一面,但这个国家的民主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一直很鄙视趋之若鹜考公务员的人,当然,那些立志当人民公仆的人除外。这个国家的“公务员热”一直让我很是诧异,并不是自己清高,而是实在不明白。的确,公务员是职业的一种,但它又是与其他职业有所区别,公务员是国家和政府的雇员,其报酬来源于全体纳税人,这样的性质决定了公务员“服务于民”的本质,假使你在事业单位工作你要对得起那些养你的纳税人。公务员其实应该是最无私的一种职业,在一个现代文明国度,当贪腐和各种超额的福利充斥,这个职业便已丧失了它的底线。为什么要“趋之若鹜”地去考公务员,到底只是因为“工作稳定、福利好、可以捞到好处”,这样的回答让这个世界显得很悲哀,反倒没有诸如“我想当大官,扬眉吐气,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的回答来得纯粹。

不要轻易地为自己加上政治标签,在这个政治廉价的时代似乎觉得没什么,但当政治变得昂贵,你便要为之付出代价,你不过是为了“求稳定,挣几个钱”,到时候把性命摊上也是难说的,历史上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在政治廉价的时代,要么投身政治的中心拯救时代的良知,要么远离政治的喧嚣,政治永远只是梦想和手段的舞台,政治的梦想成就了身后的光荣,政治的手段成为历史血腥或者罪恶的脚注。政治的蓝图是《美丽新世界》,但抵达的或许只是《1984》。

很久不曾针对政治“指手画脚”了,政治的荷尔蒙已经散去,认真当好“老百姓”,当好自己的“公民”。

或许每一个少年都曾有过政治梦,每个男人都或多或少的需要一些政治细胞,然而不能不承认,在这个时代,政治已变得廉价。政治不再成为一种品质,而是沦落为一种手段。告别了年少时期的伟大志向,在青年时代生活的重负之下,政治热情退化,只是偶尔瞟几眼新闻,贪官和腐朽的统治仍在这个国度肆虐。公务员的福利制度终于要同社保接轨,事业单位享受的隐性特权被一点点拆分,这是可喜的一面,但这个国家的民主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一直很鄙视趋之若鹜考公务员的人,当然,那些立志当人民公仆的人除外。这个国家的“公务员热”一直让我很是诧异,并不是自己清高,而是实在不明白。的确,公务员是职业的一种,但它又是与其他职业有所区别,公务员是国家和政府的雇员,其报酬来源于全体纳税人,这样的性质决定了公务员“服务于民”的本质,假使你在事业单位工作你要对得起那些养你的纳税人。公务员其实应该是最无私的一种职业,在一个现代文明国度,当贪腐和各种超额的福利充斥,这个职业便已丧失了它的底线。为什么要“趋之若鹜”地去考公务员,到底只是因为“工作稳定、福利好、可以捞到好处”,这样的回答让这个世界显得很悲哀,反倒没有诸如“我想当大官,扬眉吐气,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的回答来得纯粹。

不要轻易地为自己加上政治标签,在这个政治廉价的时代似乎觉得没什么,但当政治变得昂贵,你便要为之付出代价,你不过是为了“求稳定,挣几个钱”,到时候把性命摊上也是难说的,历史上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在政治廉价的时代,要么投身政治的中心拯救时代的良知,要么远离政治的喧嚣,政治永远只是梦想和手段的舞台,政治的梦想成就了身后的光荣,政治的手段成为历史血腥或者罪恶的脚注。政治的蓝图是《美丽新世界》,但抵达的或许只是《1984》。

很久不曾针对政治“指手画脚”了,政治的荷尔蒙已经散去,认真当好“老百姓”,当好自己的“公民”。


©林墨含 All rights received. www.linmohan.com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