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命名囚徒

2013-09-26 criticism

夏俊峰被执行死刑了,“死刑是穷人的刑罚”已成为这个国度莫大的耻辱。同样是故意杀人,有钱有权者免于死刑,而屁民的怒发冲冠却要让其用生命来抵偿。故意杀人判个死刑可以理解,但让人难以理解的是在量刑方面,天平向社会的强者倾倒,而真正应该受到同情的弱者却没有任何情理可言。混乱的不责众的司法,让这个国家的官员们可以大胆地去贪污受贿,尤其是部级高官,贪上百亿依然可以免于死刑,当民众问其原因,英明的法官们答曰:此公乃国家宝贵人才,为吾国作出莫大贡献。面对此种情况,温文尔雅的我只想大骂一句:你妹!然而只能骂骂罢了,作为良民,我们还是要心怀期待,相信这个国家在不久的将来能实现真正的依法治国,希望这并不是遥远处的虚幻。我曾问自己“为什么写东西”,我自答“我写东西是为了减少坏蛋,每少一个坏蛋,这个国家便能多一点希望。”算不上志存高远,只能算自己的一种奢望吧。

初中生杨辉以言获罪,不过是因为一条质疑的帖子和微博。虽然在各方压力下孩子终被释放,但每每想到这里,便觉得无比可怕。他们连孩子都抓,他们连孩子都怕,这是我这辈子听过的最大的笑话。“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古来至语在这个时代仍遭漠视,不知是喜是悲。短短数年里微博自媒体经历了它的兴起、高潮与落寞。随着官媒对网络大V的大肆批评,微博陷入了又一次恐慌和低谷,但这些年民众的意识在增强,变化在慢慢积累,他们再不能装作无所谓。所以我们看到了自上而下的改革,从公款消费开刀,大力惩治贪腐,但愿不只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希望能继续深化下去。

最近还在研读《乌合之众》,昨晚读了第三卷,群体的犯罪让我不寒而栗,攻占巴士底狱的犯癔病的民众像极了我们这个国家的某些时候。应该尝试着去规避,不论是统治者,还是普通民众,不希望血与泪的历史重演,每天进步一点点,渐渐接近理想的乌托邦。可是真的有乌托邦吗?一切的奢求都显得不太实际,而我们首先要做的便是学会做好自己,不要学坏,尤其是在你成为公务员时。当“公务员”成为这个国家趋之若鹜的职业,其中的有利可图应该是众人皆知的,于是我便又沉默了,利益之下哪有良心啊!有句话是这样说的,你是什么样,中国便是什么样。曾子曰: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远。


©林墨含 All rights received. www.linmohan.com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