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社随笔

2013-06-26 criticism

这是一个没有政治家的时代,这是一个政治边缘化和流氓化的时代,有野心者成为社会进步的拦路虎,平庸之辈成为以弱凌弱的草莽毒瘤,剩下一堆为物欲屈服和压迫者,将时代仅有的少许良知,兑上用狗血蘸过的粗面馒头,死命嚼碎,在消化不良的苦果里,苟且地过活。倘若有半个不怕死的出来狂言捣乱,众人便只在边上围观,“沉默的大多数”代替了“多余的人”,而帝国璀璨的功绩和历史,还要在曾经收视率最高的新闻节目中不断上演。

要让一个人忘记一件事情的最好办法,不是刻意地去禁止,而应该用小恩小惠以及偶尔见血的恐怖去进行驯化。治国如养狗,只要狗不咬人,便任随它们肆意拼杀。再机灵的狗也只是奴才,狗的时代也分为两种:坐稳了奴隶的时代和暂时坐稳了奴隶的时代。常常佩服鲁迅先生,却终还是感慨胡适之先生的良苦用心,是坐等屁民们自然进化,还是通过有效的制度手段进行驯化和改造,这的确是个问题。那帮将治国比作养狗的厮,骨子里却尽是狗奴才们一般的浑球,仗着主人到处撒野,只不过多数情况下这里的“主人”变成了“主义”。在此等含糊不清的“主义”里,利益是绝对的,而敌人则是相对的。今天以“人民”称之,改明儿便好端端地变成了“人民的敌人”,到头来婊子还想立牌坊,带着肆意碎裂的节操,跑步进入现代化。

一面标榜着公平正义,一面却将法律踩在脚底,狗是他家的,疫苗是他家的,医院是他家的,火化场是他家的。公厕也是他家的,而且里面的苍蝇绝不能多于每平方米3只,并美其名曰:为人民服务,现在正推广到大都市的蚁族青年中去,摆明了是要让大家合理利用城市下水道,真可谓廉政爱民。此公最擅长卖地,而且地永远是他家的,我等花钱只讨个使用权,等哪天他不高兴或是缺钱了,便随便弄个方法将地收回,又高价卖出使用权,如此循环,敛民之财。民众积怨,乃自相残杀,极端暴力时见于京华,何也,天无道而自裁,于是人人皆法官,而法亡之久矣!又闻尔等自不信“主义”,唯鬼神是趋,岂不呜呼,岂不哀哉!


©林墨含 All rights received. www.linmohan.com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