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去西游,愿归来仍是“猴子”

2017-07-07 books

“大圣,此去欲何?”
“踏南天,碎凌霄。”
“若一去不回?”
“便一去不回!”

该谈谈《悟空传》了,谈一谈西游,谈一谈每个人心中的那只“猴子”。

从三本书谈起

这些年一直期待着三部文学作品的影视改编,《诛仙》、《三体》,还有便是今何在的《悟空传》了。

《诛仙》已经改编成电视剧《青云志》,由当红小鲜肉主演,去年火了一阵,很少看电视剧的我硬是把第一部追完了,到底没原著精彩,算不上太差,但也没办法给出好评。

电影版《三体》叫嚣好几年了,导演不是诺兰,档期一再推延,不知是否搁浅了,大刘的硬科幻,希望不要太过糟蹋。

《悟空传》则公映在即,所以这个时候谈论我们的孙大圣还是很契合时机的。

以上三部作品都是我曾经喜欢的,三部作品,三种题材,三份感动。《诛仙》的感动来源于第一部,为少年的爱情,少年的顽强,少年的善良。《三体》则是世界观层次的震撼,为中国科幻巅峰之作点赞,并从此阅尽大刘所有作品,甘为忠粉。《悟空传》则是一记锤打,让曾经的梦想重又回响,多少次暗问自己“我还是我吗”。

我还是我吗?

《悟空传》:想起那个少年

还是能清楚地记得初次阅读《悟空传》的情形。那个时候,我早已不是少年了,早过了对“孙大圣”痴迷的年纪。走进了樊笼,不是诸神的馈赠,或许,这便是所谓的宿命吧。

是否要对抗宿命,你有这份勇气吗,值得吗?

《悟空传》中最震人发聩的声音不是来自齐天大圣,而是来自玄奘。

“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

宿命是什么?是金蝉子与如来的赌注,是孙悟空脑袋上的紧箍圈,是卷帘大将“打碎”的琉璃盏,是天蓬凌霄殿上对爱人的一扶……宿命是什么?是神的欺骗,是众生的屈辱,是天的“不知好歹”,是地的“错勘贤愚”。

诸神告诫你,“喜怒杀伐都是罪,爱恨痴缠必有相欠。活着,即是罪孽;有情,就会相欠。”于是,有了“西游”,有了这场大骗局。

“罪人们”走上赎罪之路,但却用各自的方式走出了命运。唐僧知道了“界限”的存在,两个孙悟空都在宿命里找回了真正的自我,天蓬终于义无反顾地回到阿月身边,沙和尚也终悟清神的丑陋倒伐天庭。

害怕失败吗?不怕。“这个天地,我来过,我奋战过,我深爱过,我不在乎结局。”

今何在写下《悟空传》时才二十出头,这的确是血气方刚的年龄才能写出的作品。像一位咆哮的“愤青”,像一个渐渐迷失自我却又不甘心的少年,借一只猴子,借师徒四人,告诫自己要勇敢做自己。

《悟空传》写的最好的部分应该是前面的自序。

人生最有价值的时刻,不是最后的功成名就,而是对未来正充满期待与不安之时。

每个人都有一条自己的西游路,我们都在向西走,到了西天,大家就虚无了,就同归来处了,所有人都不可避免要奔向那个归宿,你没办法选择,没办法回头,那怎么办呢?你只有在这条路上,尽量走得精彩一些,走得抬头挺胸一些,多经历一些,多想一些,多看一些,去做好你想做的事,最后,你能说,这个世界我来过,我爱过,我战斗过,我不后悔。

写的真好。

《悟空传》之外的西游

《悟空传》问世十多年后,一部名叫《大圣归来》的国产动画电影横空出世,好评如潮。之前在手机上看过视频,但还是在上映的最后几天钻进影院,看着结尾部分大圣战袍裹身荣耀归来的刹那,我这个大老爷们居然也热泪盈眶。那一刻,不知道是触动了哪根心弦,是英雄落魄之后的归来,是光芒万丈的正义潇洒。

Markdown

每一个少年都有一个“西游梦”,每一个少年都曾幻想成为“孙大圣”,那个“踏南天,碎凌霄”的齐天大圣。

少年时代对孙悟空痴迷,手舞充气的金箍棒,还要戴一个猴王的面具,然后疯子一样地和小伙伴打打杀杀。

喜欢孙悟空是因为他的神通广大。那为何不去喜欢如来?如来太死了,不过是骗子头头。而孙悟空是帅的,一个天生的妖精,居然满满是人情味。

读过两遍《西游记》原著,中间相隔大约八九年之久。少年时崇拜那个大闹天宫的孙猴子,只看到通篇的打打杀杀。后来读《西游》,常为许多细节打动。初为“神魔怪谈”,后为“世情人生”。

作为一个超级IP,由一部《西游记》衍生出一系列的文学和影视作品。其中最著名的要属央视86版的电视剧《西游记》,六小龄童扮演的“美猴王”至今无法超越。一部电视剧,历经磨难,活生生上演了现实版的西天取经,而其结果便是成为经典中的经典,无法超越的艺术巅峰。导演杨洁女士刚病逝不久,一位很有趣的老太太,值得缅怀。

动画片《西游记》则是我童年时代最深深的回忆,每当“猴哥,猴哥,你真了不得……”的主题曲响起,我都感觉那是在说我。那时候的我很瘦,所以理所当然地被人取外号为“猴子”,这部动画片火起来之后,所有的男生便都唤我作“猴哥”了,而该死的女生们依然恶毒地称我为“猴子精”。那是我最快乐的日子,短暂的没心没肺的时代,而今早已往事随风。

关于“西游”,还有戴荃的那首《悟空》,在“中国好歌曲”上赢得导师们的青睐。“叫一声佛祖,回头无岸;跪一人为师,生死无憾”,一曲中国风里,一个英雄的“猴王”在声波和音符里,高举金箍棒砸下,“踏碎凌霄,放肆桀骜”,“这一棒,叫你灰飞烟灭”!

当然了,还有太多太多有关《西游记》的话题。一部作品之所以伟大,在于它所塑造的人物,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齐天大圣”便已经足够了,更何况还有那么多的玄机。经典的魅力便在于此,不但成就了自己,还为后世提供了数不尽的艺术源泉。

我在西游,我便是如来

这次读《悟空传》,是在读完《美国众神》之后。它们是有共通之处的,比如都是诸神的欺骗。《美国众神》里两个没落的神窜通起来,企图通过弥天骗局用众神的自我残杀来获得最强大的献祭。《悟空传》里,诸神把万物主宰在自己手中,凡是不臣服于他们的便被看作是“妖”,众生陷于诸神所设定的界限,这是“宿命”吗,不过是“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诸神靠着人类的祭祀才得以存在,但诸神又鄙视着人类,他们从来不会想着为众生谋福祉,而是把众生禁锢了起来。中国的神只需要祭祀香火或牲口,《美国众神》里的战神奥丁则需要人们用生命祭祀,乃至最后妄想用诸神的血来获得力量。

这个世界是没有神明鬼怪的。所谓神明,不过是人们想象出某种东西,然后相信它的存在。木心先生在《文学回忆录》里说,“宗教是要把人类变成天上的神的家畜,人再也回不到原来野生的状态。家畜成为人类的牺牲品,人类成为自己的牺牲品。”这是多么可悲的一件事,但人类为何还要去信仰?

木心先生把宗教信仰归结为“人类的自恋”,把生活归结为神,便可以活得心安理得。《美国众神》里则留下这样的论述,“宗教就是一个地方,为你提供立脚点,提供视角,让你由此出发,采取某种行动,获得某种看待这个世界的看法”。这样看来,我们的宗教还有有些积极成分的,尤其是在宗教信仰自由的环境之下。

所以,我们比唐僧幸运多了,比孙悟空幸运多了。他们生活在神魔的时代,诸神之于我们不过是虚幻的精神寄托,而之于他们,则是实实在在的存在,他们的命运由诸神玩弄,那是比人世间还要丑陋的鬼脸,即便像“齐天大圣”那样的大英雄,还是要受挫,你叛逆,便欺骗你、扼杀你。扼杀一个“大英雄”的最好做法,便是让他去西天取经,经取成了,便成为了“佛”,成佛之后,便什么也不是了。

但是啊,我们还是有实实在在的神,那便是我们自己。在人生太多的时候,捉弄我们命运的不过我们自己。我们从来都是两种存在,一个身不由已的自己,一个无所畏惧的自己,他们相互成为对方的神明,为对方所左右。所以,我们每个人都在一条西行的路上,在宿命里身不由己。但千万不要忘记那“无所畏惧”的另一半,它虽然不能强有力的改变命运,可是,它能让你活得更精彩,更问心无愧。

勇敢去面对宿命吧,拿起属于你的“金箍棒”,狠狠地砸下去,劈开一条道路,去奔赴你所向往的事物,去努力,去奋战。

害怕失败吗?不怕。“这个天地,我来过,我奋战过,我深爱过,我不在乎结局。”

“大圣,此去欲何?”
“踏南天,碎凌霄。”
“若一去不回?”
“便一去不回!”

在“大圣归来”贴吧某用户的签名里有上面这几句对话,后来流传开来,被大家误认为是《大圣归来》或《悟空传》里的金句。

愿我们都拥有这样的果敢,“若一去不回”,“便一去不回”!!


林墨含

2017年7月7日


All rights reserved by 林墨含 ©2017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