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红:从异乡到异乡

2014-06-26 books

最近念叨得最多的名字是“萧红”,那位31岁便英年早逝的女作家,民国四大才女之一,她的一生便是一段传奇。在驶往湘西的火车上读完了《从异乡到异乡》,这是叶群老师写的一部萧红传,很喜欢书的名字,“从异乡到异乡”,带了点忧伤的氛围。读这本书多少是为了更好的了解萧红,而认识萧红则是缘于《呼兰河传》。有这样一种作品,让你读后会爱上那个作者,并尝试去更深入的了解她,很显然《呼兰河传》便是这样的作品,而萧红便是那个你一遇上便会爱上的作家。这篇文字无关书评,而是想说另外一件东西,即所谓的“缘分”,当然,不是指爱情方面的缘分,而是关于艺术、关于遥远且近的事物。

遇见萧红应该能算是这样的一种“缘分”,之前虽然读书很多,但对萧红并不了解,只知道萧红和丁玲是那个时代左联女作家的代表,未读过萧红,也未曾了解那些同她相关的故事。在这个张爱玲依然火热的时代,萧红被低估了,被人们渐渐淡忘。在亚马逊的免费kindle电子书中有几部萧红的作品,一下子就被“呼兰河传”这几个字给亮住了,这才有了与萧红的邂逅。在此之前还有两本书的名字曾深深吸引了我,路德维希的《尼罗河传》以及张承志的《北方的河》。《尼罗河传》是一部给尼罗河写的传记,嗯没错,给河流立传;《北方的河》则是一部中篇小说,高中时代的第一位语文老师曾经在课堂上提及过,老师个人很欣赏这部作品,然后我自己便找来读了几遍,至今我对黄土高坡的理解最主要还是来源于这部小说。

在某个寂静的夜里,打开kindle阅读器,静静读完了算不上长的《呼兰河传》,那是萧红在香港带病时写下的,关于她的童年,关于她的故乡,关于那个她最爱的祖父。平静的文字下面是没有了祖父后荒废的后花园,这样的文字和故事深深感染了我,我想知道这究竟是怎么的一个女子。爱上一个作家跟爱上一个人一样,不需要过多的理由。

在去往湘西的火车上读了叶群的《从异乡到异乡》,后来查了一下,原来有关萧红的传记有数十种,原来萧红并没有被人遗忘。百度搜索“萧红”二字,发现这两年萧红是一个重要的话题,去年上映的一部电影片名便叫“萧红”,主演是宋佳,一位并不熟的女明星,不怎么关注影讯,所以错过了它的放映。在网上草草地将影片看了一遍,感觉很一般,不是我心中的那个萧红,难免多少有点失落。随着信息的不断丰富,这种失落感又减少了几分,原因是《黄金时代》来了。当然,这里的《黄金时代》指的不是王小波的那部著名小说,无关王二和陈清扬,而是一部关于萧红的电影。最重要的是,萧红的饰演者是女神汤唯。看了几张剧照,感觉汤唯版的萧红跟那个文字背后的萧红更相像,至少跟宋佳版的比起来是如此。女神以李安导演的《色戒》出道,然后遭愚昧的官方封杀,近来才又渐渐出现在公众视野。喜欢汤唯,并不是因为她在某片中大尺度的表现,而是在于她的气质,简单点说,就是喜欢她安静时的忧伤,喜欢她的眼睛以及穿旗袍时的样子。这部影片是十月的档期,值得期待。一两年内两部电影展现萧红,看来萧红是要真的重新绽放了,希望更多的朋友能喜欢萧红的作品,电影仅供参考,而作品中的才是一个作家的灵魂。

电影《萧红》的海报上写着这样一句话,“一个让所有男人都会爱上的女人”,好煽情的文字,却比不上《黄金时代》中引用《呼兰河传》上的那句,“一切都活了,要什么,就做什么。要怎么样,就怎么样,都是自由的”。

还有许多这样的“缘分”,只可惜都是在对方辞世之后,比如黄家驹,又如邓丽君,再如张国荣。面对你们的辉煌,我总是来得太迟。总是感叹那些传奇中的命运,却无法有幸去见证,而只能在发黄的音符和文字里感受,恨相识太晚,怨岁月匆匆。


©林墨含 All rights received. www.linmohan.com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