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词语里的中国

2013-05-12 books



余华先生最近的一本书是一本随笔集《十个词汇里的中国》,用十个词汇讲诉一位作家眼里的中国。很喜欢这位牙医作家,他早期的充满血腥、暴力和诡秘的作品,曾伴我度过了许多无眠的夜。不是我重口味,而是余华的文字散发出一种魔力,在血腥暴力之外,却是生命的悲悯与坚韧。而《十个词汇里的中国》却又让我认识了另一位余华,一位正直的作家和公民。

十个词汇,那些伴随着作家成长、那些见证了这个国家过去几十年历史的词汇,在我看来似乎有些遥远。很庆幸没能诞生在混乱的年代,但这种庆幸却又时常让我萌生几分遗憾,对历史细节的好奇总是长久地占据着我的内心,所以有很多时候,我甚至幻想有朝一日能时光倒流,让所有不为人知的历史在我的面前呈现。因而,我只能谈谈“一个词汇”里的中国。按照汉语言规范,一个词语不能称之为词汇,于是便有了“一个词语里的中国”。不过,这个词语有点特别,它是很多词的总称,它的原身可以是一个动词、可以是一个地名,也可以是一个人名或短语。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词竟然拥有这么大的威力,曰:敏感词。

改革开放进入第三十五个年头,这个国家的经济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国际上甚至把这种发展模式称之为“中国模式”。然而这种经济上的发展,却又促成了社会体制间发展的不平衡。以往的政治体制模式已无法适应现有市场经济制度的发展,与此同时,为了保障市场经济的稳定发展,国家又不得不把维稳提上议程。既然改革进度缓慢,而这种缓慢通常会带来社会的不和谐,那么从这个角度来看加大力度维持社会稳定便是必要的了。当然,这只能算是侏儒的逻辑,治标而不治本。

在互联网时代,随着维稳便诞生出“敏感词”,通过设定不同的“敏感词”,来屏蔽网络上的不和谐内容。互联网带来了更广泛的言论自由,而“敏感词”却将这种自由大打折扣。纵然我们宣称对自己的言论负责,但禁言依然存在,删帖、删号、屏蔽,甚至还要动用网络水军,无所不尽其极。中国国家防火墙将境外几乎所有的博客、社交、论坛甚至新闻网站过滤掉,在国内如果不通过代理,我们无法正常访问FaceBook和YouTube,前者是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后者是世界上最大的视频网站。于是中国大陆的网络形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局域网,在这个局域网内,人们痴迷于优酷、土豆、天涯论坛和新浪微博,言论受到无所不在的监控,你可能因为转发一条非谣言的微博而被删号并请去喝茶,你也可能因为发出正义的声音而遭到性命威胁。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这是古来至语,在今天看来依然如此。在“朱令”成为微博敏感词的第二天,美国白宫官方请愿网站上出现了关于“朱令案”的请愿书,来自中国内地的民众一下子便将支持数刷到了十万以上,引发了不少境外媒体的关注。在信息化和自媒体高度发展的今天,民众和政府的信息却呈现出不均衡化。占据着传统媒体强大发言权的官方不懂得信息化社会下的媒体公关,其在一些公众事件上的信息不公开,导致自媒体上谣言泛滥,批评声不断,进而导致事态在短时间内激化,到最后,官方才出来辟谣,政府和组织丧失公信力。官方公信力的丧失是件很头疼的事情,这直接导致了官方和群众间的相互猜疑和不信任,自然也就给社会的不和谐添油加醋。政府一方面打压“敏感词”,一方面却死要面子,不愿及时给人民群众一个满意的答复,于是民众成了哑巴,于是诞生了“一小撮人”和“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鲁迅先生有言,不在沉默中死去就在沉默中爆发,此言得之。

我期待一个健全的中国,在那里,每个人享受着平等的自由,在那里沉默是一种个人的特性而非对语言痛苦的承受与戒备。这也是我的中国梦的一部分,一位小青年卑微而奢侈的中国梦。


©林墨含 All rights received. www.linmohan.com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