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的流亡與復興:讀錢穆先生《國史大綱》

2011-07-18 books

讀錢穆先生的《國史大綱》,是在最近的這段日子。這是一部學術性極強的中國通史專著,時間跨度從原始社會一直過渡到第二次中日戰爭勝利。該書是由商務印書館在1995出的,那時先生已仙逝五載,爲了表示對這樣一代國學大師,乃至中國傳統歷史文化的敬畏,這部書採用的是繁體文本、豎行排列,而林墨含的這篇算不上書評的文字也採用繁體書寫。權當對錢穆先生的緬懷吧。

從圖書館捧回《國史大綱》是在二零一一年的六月初。它躺在圖書館一個並不起眼的書架上,看上去很新,可以斷定這書一直在接受著讀者的冷漠,原因很簡單,在這樣一所工科院校,會有多少人會去關注這樣一本學術性極強的繁體版的又是豎行排版的史學專著?當然,筆者並不是在自我誇耀,很多次我從那個書架走過,想拿起這部書還是放棄了,借這部書時,我已經在學校圖書館借過兩百多部的書籍,這部書在我的圖書館記錄里排在了最後的位置。總的感覺,相見恨晚。

歷史原來可以這麼寫。錢穆先生的這部《國史大綱》不同於歷史上其他的歷史著作。錢穆先生採用歷史考證的手法,對中國幾千年文明史進行了全方位的概述,經濟文化、人文、政治、民族、國際形勢、乃至歷朝歷代的得失進行了綜述,每個部份都寫得相當的精彩。 此書完成於1940年,當時正處在抗日戰爭關鍵時期,此書是錢穆先生在西南聯大授課的講稿,彙編后成書。那是抗戰最艱難的時期,估計先生是本著這樣兩種態度著成此書:其一、倘若吾國不幸戰敗,亡國役民,此書可當中國的最後一本國人寫就的中國通史,流傳下來對後世複國起積極作用;其二、該書講述的是中國通史,介紹了中國千年歷史上多次的從分裂走向統一、由衰落走向強盛的歷史階段,旨在說明,中華民族作為堅強的具有高度民族認同感和民尊凝聚力的民族是不可戰勝的,中國以及中華民族必將完成獨立并逐步走向民族的復興道路。後來我們知道,抗戰勝利了,中國結束了殖民統治的歷史,中華民族迎來了新生。抗戰結束后,錢穆先生又在書的後面補充了不少章節,於是便有了我們今天看見的這部書。不知抗戰時期那些國人讀《國史大綱》是如何的想法,但即使是現在,讀到秦漢、隋唐那些大一統,那些周而複始的太平盛世,我也不覺怦然心動。

翻開這部書,首先映入眼中的是下面這段文字:

“凡讀本書請先具下列諸信念:一、當信任何一國之國民,尤其是自稱知識水平線以上之國民,對其本國以往歷史,應該略有所知。二、所謂對其本國以往歷史略有所知者,尤必附隨有一種對其本國以往歷史之溫情與敬意。三、所謂對其本國以往歷史有一種溫情與敬意者,至少不會對其本國以往歷史抱有一種偏激的虛無主義,二將我們當身種種罪惡與弱點,一切諉卸與古人。四、當信每一國家必待其國民具備以上諸條件者比較漸多,其國家乃再有向前發展之希望。”

錢穆先生是明智的,一個民族的歷史應該為國民所認識,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生命力的最大體現便在於其歷史的傳承性。古往今來,朝代更替,歷史一直再被勝利者書寫,失敗者的形象被重新塑造以服務于勝利者的統治與教化。但真正的歷史并沒有隨之覆滅。我曾經說過,真正的歷史存在于個人乃至家族的記憶中,隨著時間的發展、歷史進程的演變,個人和家族的記憶史被重新認識,從地下走到了青天白日之下,於是真實的歷史被發掘,那些被勝利者篡改的歷史被還原,歷史成為民族血淚的載體。在這個過程中歷史考證法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引經據典,參考野史,又通過文物發掘來相互印證,能用事物印證的歷史才是真正的歷史。

有時候覺得這個民族是可悲的,尤其是我們所處的這個時代,真正的現當代歷史學已不復存在。歷史在這裡流亡了,從一個國家流亡到這個國家以外的國度。個人與其家族也在流亡,從他們的祖國流亡到其他的沒有獨裁和專制的國度,他們以難民的形式尋求別國的庇護。不過終有一日,歷史將會復興,只是時間關係。


軒草齋主人林墨含
公元二零一一年七月於遼寧大連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