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夫:尘世挽歌

2010-12-24 books

触摸,源于久远的迷失;感动,源自真情的吐露。这里没有忌讳,没有仇恨,有的只是泪水,以及对人性天良的质问。

野夫《尘世挽歌》。

告别了一个时代,消亡了一批勇士和叛徒,在这个新且旧的时代,只有回忆是真实的。

“整整十年了,身寄北国的我仍是不敢重回那一段水域,不敢也不欲去想象我投江失踪的母亲,至今仍暴尸于哪一片月光下……”“我们自己复印招贴满街去贴,城管的跟着就撕,逮着还要罚款。竟然没有一个救助机构可为我们分忧,我的母亲就这样走失在他的祖国”

这个民族的悲哀是每一个平凡人的悲哀。《江上的母亲》,看到最后我哭了。母爱是博大的,然而时代却是如此不公。这个女人,这位民国将领之女,从诞生之初便同这个国家的命运一道,走向无声的悲剧。是爱唤起新生,又是爱让一位老人毅然地走向了深秋的长江。

真实的历史存在于哪?是的,绝不在官修的史书里,也不在歌功颂德的教科书里。它存在于亲历者的记忆里,每一个富有社会良知的个体都是它的载体。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